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正文

文章正文XINGTAO.CN

北方的树,南方的树

发布日期:2024-06-07 点击量:84次 作者:张红涛

我是北方人,还记得小的时候。一到冬天,最讨厌的莫过于那里的树。经过秋天的洗礼很快就全部变得光秃秃的,北风一吹,整个世界感觉变得异常孤冷。自那时起,我便每日期盼着春夏的到来。
    一想到北方的冬天,映入脑海中的都是“单调”“干枯”“铜枝铁干”这样的印象。本来枝繁叶茂的树木,到了冬天就像是被剃掉血肉的干尸,矗立在那里,毫无生机。就连围在他周边的草本植物都变得很脆弱,假如此刻有丝毫星火,似乎随时都可以燃烧起来的样子。一脚踩下去,就可以听到嘎嘣脆的声音。那时有一段时间,下大雪,想和伙伴们出去玩打雪仗,没一会手便被冻的通红。有人便想起可以揪一些干草树枝点燃。虽然有一些被大雪覆盖,但仍然有些许露头,扒开厚厚的雪,下面的枯枝旧叶依然很脆。没一会就凑到了好多,很快熊熊烈火就升起来了,枯萎的破纸烂叶在烈火中不停的发出响脆的声音。或许只在此时,内心才会对它有一丝感激。
再后来,我去了远方读书和工作,可能是因为生活的繁琐,再没怎么注意到他们。时间也就一晃而过了。直到我来到了南方城市,突然意识到南方的冬天树木是常青的,很少有枯枝败叶。刚来南方的第一年,我感觉很庆幸很开心,因为这里的冬天不再寒冷,周围的树木不再凋零,依然保持枝繁叶茂。不过一成不变的风景总是让人容易视觉疲劳。一年四季都很难发现他们的变化,直到今年的冬天,我再也忍受不了了,南方的树木总是让我觉得他很老气横秋,没有丝毫新意和突破,年年如此,偶尔才能看到有一些嫩芽冒出,但却让人望尘莫及,很难让人欣赏到他的美。
于是,我开始讨厌他。
    有一段时间,我甚至怀疑自己,一遍又一遍问自己,四季常青不就是我以前一直所向往的模样吗?但我始终再也对他没了兴趣。渐渐地,我又怀念起了北方的树。此刻内心也没有了对北方冬天的树的怨念,换而言之的却是对他过去各种不好说辞的辩解。从另一方面讲,北方的树之所以脱下一身的繁华不就是更好的为了扎根更深,只有卸下包袱,才可以迎来明年新的春天。只有扎更深的根,才可以有足够的力量去开枝散叶,去迎接来年的暴风雨。冬天的他们就应该是铜枝铁干,就像身着铁甲的卫士守护着脚下的土地。
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古诗说得好,前几天还是铜枝铁干,没过几天,他们的身上就冒出了些许泛黄的嫩芽,此刻的他们已经崭露头角,不断向外伸缩着,汲取着大自然的馈赠。和旁边南方的树木相比,显得更为生机和活力,就像七八岁的孩子一样,迎着朝阳茁壮成长,短短几日,树的表面就由干枯毛躁变得青绿可人。
从此,或许我只会喜欢上北方的树,也只能喜欢北方的树了。